当前位置:首页 > 航空资讯 >

匆匆那年

2022-01-14 16:46:44

讯:周末得闲,一时性起整理书柜。

从角落里翻出一支卷轴,布满褐黄色的斑斑点点,全是岁月的痕迹。

好奇地展开它,是一幅《梅花喜鹊图》:两只喜鹊栖在梅花绽放的枝头,相向而立,一唱一和。左上角有题诗:新晴喜鹊已先知,好事频传梦醒时。最是远来千里客,清茶当酒畅谈诗。落款:玉邦周崐。

记忆的闸门顿时被那熟悉的红色梅花瓣捅开,近三十年前的往事如同泛黄老电影在脑海里一幕幕回放,抵挡不住。

吃饭用的八仙桌被抬进客厅,桌上摆放着文房四宝。一位精神矍铄、身板硬朗的老者,穿着深蓝色的中山装,端坐桌边,一边轻声细语循循讲解,一边提笔蘸墨挥毫示范。四个半大孩子围在他身旁,听他讲授、看他画画,间或涂鸦几笔。这是那年从春到秋,每个周日下午都会在我家上演的一幕场景。

老者被我们称为“周爷爷”,是楼上邻居阿姨春节时带着两个孩子到文化公园看书画展结识的。听说孩子们想学画画,周爷爷记下了邻居家的地址,春节后开始每个周日来上门授课。

妈妈听说有这等好事,当然不肯放过机会。于是授课地点便定在我家,两家的四个孩子一起成为受益者。那年的时光,在描摹梅、兰、竹中匆匆度过。从最基本的技法学起,五瓣梅花的圆润、三片兰叶的窈窕、挺拔竹干的遒劲……画中的世界丰富多彩,画中的规矩也繁复严格。

一周一次的授课后布置的作业,是每日反复枯燥的练习。小孩子玩性大,当最初的新鲜劲儿过去,对周爷爷批改作业时画的圈儿不再稀奇(画得好,会在习作旁标上小圆圈儿以示奖励,好的程度和圈儿的数量成正比),觉得每日的练习乏味无趣,渐成敷衍。

秋天里,周爷爷带了他的孙子来。我们除了学画,还一起去小公园里玩耍,拍了合影。那是一个和我们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安安静静,和周爷爷一样,有挺拔的身材。

再后来,一天放学后,周爷爷敲开了家门。他拿出一支卷轴和一包糕点送给我,嘱咐我今后要好好学习,然后就上楼去邻居家。等父母下班回家得知这个消息,都觉得挺纳闷。到了周日,周爷爷没有像往常一样再来授课,我们才明白,原来他这是来告别的。而我们竟然不知道他住在哪里,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话,也就此断了联系。我后悔,那天懵懂到甚至没有给他倒一杯水喝。

我至今不清楚周爷爷当时以七十多岁的高龄,放弃陪伴孙子的时间,每周一次从城西坐公交车到城南来为我们免费授课的动因到底是什么。为了素昧平生的我们能掌握一技之长?为了传道授业解惑的满足感?为了国画的传承?像一个谜,始终无从得知答案。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样的行为是“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什么样的品行是“授人以渔、温润谦和”。在成长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对“梅的傲骨、兰的幽静、竹的不屈”有了多一层理解。当多年后回味“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句话,更能体会其深刻涵义。

有些人或事的出现,是为了在我们的生命里打开一扇门,照亮一条通道,带给自己怎样的风景和光亮,彼此都不自知。光阴逝去,偶然抹开岁月的尘埃,才惊觉生命中的这些人、这些事,原来在冥冥之中已经轻轻地触碰了自己的人生脚步。或者,这可以解释为“缘”?


创业加盟 http://www.chuangyezhongguoren.com/
嘻哈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