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

九寨沟:天籁清音 春水潺潺

2022-09-22 12:17:25

  旅游

  从九寨回来,朋友问我九寨的感觉,想来想去,只有一句话:九寨,一个让人失语的地方。

  九寨沟管理部门安排的游法,总让我想起国画中画梅的技法。梅是国画中常见的题材,小时见叔叔比着《芥子园画谱》画梅兰竹菊,在心底也就留存了一个隐约的画梅技法。铺开宣纸,先用水墨的皴法皴出枝干,然后再用朱砂,仔仔细细地点上疏密有致,或怒放或含苞的梅花。而游“丫”型的九寨,先要上了景区内的旅游观光车,车览沿途风光,一个个美丽的海子,大小不一,相距的距离不等,真像梅树干上的簇簇梅花,但并不下车,真像先皴了一笔枝干,直到沟的末稍儿一端。然后再从沟的末稍儿一端返回,此时方才下车,仔仔细细地围着一个个海子看个不停。大的海子,围的圈儿自然大一些,仿佛是怒放的梅花一簇;小的海子,围的圈儿自然小一些,仿佛细枝上含苞欲放的梅花点点,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恰当。管理部门这样安排游法,可能是考虑到从沟末稍儿向下游走,游人可能更省力一些。但我觉得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把在观光车子上的你看得心中生痒,吊起了游人的胃口,真想一个猛子扎下车来,看个究竟。

  无庸置疑,九寨最美的还是水。我可以看到有了水的九寨美得让人失语,却无法想像没有水的九寨会是什么样子。

  九寨的水,美在颜色。看完一个个海子后,我真不知道她的底色是什么样子的了。在观光车上看水是蓝色的,下车来,抬头看太阳投射到海子上,人稍微变换一下视觉角度,蓝色立即分解成了不同的蔚蓝、绿蓝、靛蓝、深蓝、孔雀蓝、蓝晶石蓝种种,几种蓝的中间过渡色更是无法形容。海子旁边的绿的树,红的树以及青山投入海子中,倒影又变了海子的颜色,加了几抹青,几道绿和几点红。走几步,看到水的颜色变黄了,原来是一整株枯树倒在水中,褪掉皮后的黄色树干映得周边的水变成黄色了。再往前行,黄色的水里怎么多了一座白色的“山”?抬头举目,原来山上一朵白云,此时正呈现一个“山”字形,映入水中,便有了一座白色的“山”。白云正在天空悠闲地放牧着心情,自由地卷舒着逸趣,为这水也平添了几分悠闲,几分逸趣,忽然想起朋友曾推荐给我的一个《云水》民乐专辑,那悠扬的丝竹在心头一起,正应了此时的景色,是“云自无心水自闲”,还是“水流不心竞,云在意俱迟”,使身处其中的我无法仔细一一分辨。

延伸阅读

编辑:Emp
www.gaofeiseu.com

嘻哈生活网